2015

2015年是 Keep 快速成长的一年,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基本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工作上。

创业之前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做出一个百万级的产品,这个目标在五月份便完成了,之后又开始往千万级的用户产品迈进,年底也超额完成任务。慢慢发现这些冷冰冰的里程碑的意义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市场、时机等其他因素都可能产生决定的影响。而如何提升产品的实际价值则始终是个难题。以前更多是从直觉方面来思考产品的这些问题,现在开始意识到对数据的重视程度不够,今年要努力加强数据驱动的实践。

这一年在项目管理上也投入了很多精力。产品功能越来越多,已经发展出了四条业务线。之前一条业务线的时候已经让人头疼了,现在多业务并行的时候更是焦头烂额。我一直以前东家为参照,他们也是从一条业务线慢慢扩展到三条,当然这三条业务是基本不耦合的,而我们还是在完整的一个 App 里。同时他们也是团队内部孵化出 Leader 再来打造其他团队,所以团队基因还是一脉相承的,而我们则要复杂很多。我不迷信 Scrum,但是我还是相信基于一个明确的框架来执行任务是有益处的。新的一年希望能大力把 Scrum 推进,同时各个业务都能找到值得信赖的人来交付。

公司在这年也是飞速发展,一直都在努力跟上公司的步伐。不过自己的焦点都集中在自身业务能力上,却忽视同样很重要的管理能力。对我个人而言,这其实是自己的弱项。但是回想起来,从小学、高中到大学和研究生,自己却又总会被推到前台去承担一些责任。但人生就是这样,尽管不情愿,也要努力去扮演好这个角色。同时,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无法完成所有的事情,所以管理和打造一支高效的团队将是今年的目标。另外在人事决策上,还是不够果断。人员的去留一定要尽快决策,不合适的人对团队永远都是伤害。选择合适的人呆在团队同样也非常重要。希望新的一年在这方面能更成熟。

比较可惜的是一直没有解决技术的问题。从 0 到 1 可以依靠产品和运营,但是从 1 到 100 就完全是技术做后盾了。最昏暗的时候 11 月初服务器连续三天晚上不可用,那真是让人绝望。当然这一年我们也对我们需要的人有了越来越清晰的期望,但愿 2016 年能出现转机吧。

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公司已经搬家到张自忠路了,用户也到了 2000 万,又将是新的开始。希望这一年 Keep 能继续发展,自己也能快速成长,不断解决掉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开心也很重要,偶尔也要吃几顿大韩烧烤。

 

Truman小记

一周前,我们的Truman项目终于上线了,这是我第一次全程参与并且亲手一步一步打造的产品。从最早的一个课程销售系统,到接入第三方直播API,再到切换自己的直播平台,整整花了近八个月。对于最后的成品,说不上多满意,但是也没有很失望,考虑到捉襟见肘的资源,这也是可以接受的。

整个过程中最不舒服的一点是我是以一种乙方的身份介入,一直在响应内容运营的需求。除了无法很准确的把握他们的需求之外,内容团队本身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课程框架和销售策略,我们一直在疲于奔命应付,处于很被动的境地。

而具体到产品设计的环节,由于市面上的直播产品已经形成了一套基本的产品形态,自己设计的时候基本是依葫芦画瓢。有次讨论,老板提到实时聊天这种形式是否是必须的,是否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代替。这时我才有被点醒的感觉,已有的这些模式不一定是对的,完全可以跳出这些条条框框。当然,聊天这个功能从上线后的效果来看是不可或缺的,直播的其他地方或许可以尝试下改变。

进入到开发阶段后,由于研发们没有Windows方面的经验,很多细节和功能都是采取了折衷方案,甚至被迫接受了一些反人类的实现方式。不过有些折衷方案最后看来也是比较经济可行的,但是那些反人类的设计还是需要后续推动改进的。鉴于公司产品人员的地位,项目管理基本上没有参与,但是最近开始重新检视Scrum的流程,产品人员的把控度应该会慢慢提高。

回头看,Truman这个产品多少有点像防御性质的实验品,虽然承载着公司变现和未来商业化发展的使命,但是和K12业务有点脱离,而且短期内直播辅导形式也很难介入到K12中。更遗憾的是直播课和题库还是分离的,题库所积攒的大量用户数据理应可以成为在线个性辅导的基础,打通两头的任务现在看来也是困难重重。

产品上线之后的验收是一个刺激的过程。这一周陆续收到了一些反馈,一些假设被验证,一些结果也出乎意外。和从无到有打造产品相比,接下来改进提升产品也将是一条荆棘路。

近况

又到四月,北京的天气出奇的好。看着贵校满园的春光,不禁还是感叹学生时代的美好。可惜对我而言,离开的倒计时早已悄然开始。

迫于毕设的压力,已经几周一大早就来实验室设计问卷,然后晚上再回实验室。每天公司和学校来回切换,说实话确实有点累,感觉根本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好在这周收完了数据,而且之后的结果也不是太难看。抒了口气,我是应该还是能顺利毕业的吧。无论如何,剩下的两个月得火力全开。

公司已经呆了四个月,看着自己参与的产品一点点的做出来,也一种幸福的体验。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至少你不用走个几分钟去找开发或者测试。现在已经开始完整的跟完一个产品周期和多平台的参与,希望自己能继续变强。

在毕业向工作转换的这个十字路口,自己的思想一直在受冲击。在贵国严峻的生存环境下,对未来难免会衍生一些由于安全感和控制感缺失所导致的恐慌。好在内心还够强大,能够时刻提醒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力。

下次估计就毕业后再写了。上苍保佑我顺利毕业吧!

2012

2012年基本被实习和找工作所占据,有的时候都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在读研。前后在五家公司呆过,产品和编辑身份来回切换。丰富的实习经历似乎没有为我找工作带来帮助,面了大大小小十四家公司的产品岗位,仅仅拿到了一家创业公司和一家走下坡路的社交网站的offer。最后选择了去创业公司先呆着,未来还是看不清楚。

除了求职,今年最大的转变是从深圳回到了北京。告别了安逸的世外桃源,开始来本部体验生活。蜷居在校外的六人间倒也开始习惯,只不过没有丝毫的归属感,对这边甚至有些怨恨和不满的情绪,可惜的是我似乎却要屈身于这样一个招牌。人总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这也许是悲剧的源泉。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完成了半马,办了年卡后健身开始成为常态。在运动中,更能让人安心思考。从下半年开始,我也基本经济独立了。这从二十六岁的人口中说出来其实没什么好炫耀的,但毕竟也是个开始。

感情方面彻底失败,懦弱和自卑似乎是迈不过去的坎。国庆参加了高中好友的婚礼,发现越来越多的同辈都开始成家。有些迷茫也有些恐慌,好累不会再爱了似乎也不是一句玩笑话。当然如果时光可以停留,我希望永远停在那辆开往北方的火车上。

2013年要毕业和工作,希望自己更加成熟和独立,不为外部物件束缚和诱惑,追随自己的内心。爱就疯狂,不爱就坚强。2013,好好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