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2015年是 Keep 快速成长的一年,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基本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工作上。

创业之前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做出一个百万级的产品,这个目标在五月份便完成了,之后又开始往千万级的用户产品迈进,年底也超额完成任务。慢慢发现这些冷冰冰的里程碑的意义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市场、时机等其他因素都可能产生决定的影响。而如何提升产品的实际价值则始终是个难题。以前更多是从直觉方面来思考产品的这些问题,现在开始意识到对数据的重视程度不够,今年要努力加强数据驱动的实践。

这一年在项目管理上也投入了很多精力。产品功能越来越多,已经发展出了四条业务线。之前一条业务线的时候已经让人头疼了,现在多业务并行的时候更是焦头烂额。我一直以前东家为参照,他们也是从一条业务线慢慢扩展到三条,当然这三条业务是基本不耦合的,而我们还是在完整的一个 App 里。同时他们也是团队内部孵化出 Leader 再来打造其他团队,所以团队基因还是一脉相承的,而我们则要复杂很多。我不迷信 Scrum,但是我还是相信基于一个明确的框架来执行任务是有益处的。新的一年希望能大力把 Scrum 推进,同时各个业务都能找到值得信赖的人来交付。

公司在这年也是飞速发展,一直都在努力跟上公司的步伐。不过自己的焦点都集中在自身业务能力上,却忽视同样很重要的管理能力。对我个人而言,这其实是自己的弱项。但是回想起来,从小学、高中到大学和研究生,自己却又总会被推到前台去承担一些责任。但人生就是这样,尽管不情愿,也要努力去扮演好这个角色。同时,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无法完成所有的事情,所以管理和打造一支高效的团队将是今年的目标。另外在人事决策上,还是不够果断。人员的去留一定要尽快决策,不合适的人对团队永远都是伤害。选择合适的人呆在团队同样也非常重要。希望新的一年在这方面能更成熟。

比较可惜的是一直没有解决技术的问题。从 0 到 1 可以依靠产品和运营,但是从 1 到 100 就完全是技术做后盾了。最昏暗的时候 11 月初服务器连续三天晚上不可用,那真是让人绝望。当然这一年我们也对我们需要的人有了越来越清晰的期望,但愿 2016 年能出现转机吧。

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公司已经搬家到张自忠路了,用户也到了 2000 万,又将是新的开始。希望这一年 Keep 能继续发展,自己也能快速成长,不断解决掉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开心也很重要,偶尔也要吃几顿大韩烧烤。

 

创业产品狗的自我修养

创业快四个月了,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开始使用和体验一些新工具。慢慢发现现在的工具的发展非常快,对创业者也非常友好。创业者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投入正事,而不用再造轮子和浪费时间。下面是我列出的觉得还不错的一些与产品设计有关的工具。

最习惯的原型设计工具,易上手,可以轻松输出线框图和流程图等,也能很方便的注释和说明。配合强大的模版库和链接功能,也能做高保真的交互原型。不过跨设备的输出和演示等是软肋,而且还是太贵了。

不用说什么了,这是为移动时代设计而生的产品,有实时预览和海量插件的支持。Sketch也可以直接用于产品设计的阶段。另外一点,真的不贵。

Flinto是我用过的最简单直接的动态原型工具,它基本满足了我做简单页面跳转和动效的需求,而且通过网页演示原型的方法也非常方便。现在的期望是能同步Sketch文件以及增加注释功能,这样就能输出一份完美的产品稿了。虽然略贵,不过一年200刀的价格也物有所值。

最早是用来做项目管理工具的,后来发现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需求管理工具。可以建立需求的Product Backlog,然后建立版本的Board来规划各版本要完成的需求。此外,感觉轻单就是一个公开的Trello Board。

现在主要用来记Wiki和一些项目管理,Issue可以做Bug的追踪和管理,现阶段已经够用了。

最好的文件共享服务,用来存放视觉稿和产品稿等文件,免去了文件传来传去的麻烦。只可惜被墙。

集成了大量第三方服务的聊天工具,上面说的一些服务都可以整合在里面。除了连接慢点,其他都非常好。以前是邮件响个不停,现在变成某Channel响个不停了。

白板我现在只用来传Bug的配图,它的评论注释功能可以很好的把Bug说清楚,如果能支持一些画笔就更完美了。

新开始

这个月正式离职了,开始了真正的创业之旅。

在老东家呆了近二十个月,见证了一家创业公司的成长,团队从二十来人到现在的近百人,业务也在飞速发展。很幸运能在早期加入团队,一步步的参与产品迭代和拓展,对我个人而言,这确实是一笔宝贵的经验。但是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是虽然在这呆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真正的贡献却很少,没有太多的成就感。核心产品的基本形态很早就确定了,而我后面接手的新业务的竞争力又不在产品上。我一直尝试的是把事情完成,能否做到更好或者更多的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这似乎是我遇到的瓶颈。

自己创业的想法其实很早就有,但是确实没有想过会这么早。巧的是现在这个产品形态在不断讨论和衍化后,竟然和当初最早想做的东西非常类似。既然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什么不试试呢?所以就这样在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开始了。小打小闹一个月之后,发现实际情况比想象中复杂太多,自己能控制的东西又实在太少,这确实是一条充满未知的荆棘路。

离职前和老板谈话,他说创业其实就是赌博,很多人上瘾之后就成了亡命之徒,迫于环境和压力,很少有人会在适当的时机抽脱出来。这点其实是我没有估计到的,我能否适时的挣脱出来呢?我也没有答案。

总体上,接下来的半年的生活状态将会萦绕着未知、不可控和恐惧,从另外角度来看,也是拓展人生体验的一个契机。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希望能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来面对他们。祝我能平安度过,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

Truman小记

一周前,我们的Truman项目终于上线了,这是我第一次全程参与并且亲手一步一步打造的产品。从最早的一个课程销售系统,到接入第三方直播API,再到切换自己的直播平台,整整花了近八个月。对于最后的成品,说不上多满意,但是也没有很失望,考虑到捉襟见肘的资源,这也是可以接受的。

整个过程中最不舒服的一点是我是以一种乙方的身份介入,一直在响应内容运营的需求。除了无法很准确的把握他们的需求之外,内容团队本身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课程框架和销售策略,我们一直在疲于奔命应付,处于很被动的境地。

而具体到产品设计的环节,由于市面上的直播产品已经形成了一套基本的产品形态,自己设计的时候基本是依葫芦画瓢。有次讨论,老板提到实时聊天这种形式是否是必须的,是否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代替。这时我才有被点醒的感觉,已有的这些模式不一定是对的,完全可以跳出这些条条框框。当然,聊天这个功能从上线后的效果来看是不可或缺的,直播的其他地方或许可以尝试下改变。

进入到开发阶段后,由于研发们没有Windows方面的经验,很多细节和功能都是采取了折衷方案,甚至被迫接受了一些反人类的实现方式。不过有些折衷方案最后看来也是比较经济可行的,但是那些反人类的设计还是需要后续推动改进的。鉴于公司产品人员的地位,项目管理基本上没有参与,但是最近开始重新检视Scrum的流程,产品人员的把控度应该会慢慢提高。

回头看,Truman这个产品多少有点像防御性质的实验品,虽然承载着公司变现和未来商业化发展的使命,但是和K12业务有点脱离,而且短期内直播辅导形式也很难介入到K12中。更遗憾的是直播课和题库还是分离的,题库所积攒的大量用户数据理应可以成为在线个性辅导的基础,打通两头的任务现在看来也是困难重重。

产品上线之后的验收是一个刺激的过程。这一周陆续收到了一些反馈,一些假设被验证,一些结果也出乎意外。和从无到有打造产品相比,接下来改进提升产品也将是一条荆棘路。

理想的租房工具

上周末开始了在北京真正意义上的找房之旅。之前在北京找过两次房,第一次是同学帮忙找的床位,第二次是在v2ex上看到有人招租直接杀过去就定好了,而这次则是真正跑了两天,打了二十多个电话,看了三家房源之后,终于还是找到了满意的房子。

这次主要是还是在58和赶集上找的,以往听到太多的抱怨都是容易碰到黑中介,但自己的体验却发现如果标明是个人房源,中介冒充的情况还是比较少,我联系到和看过的都是房东直租或者个人转租。58和赶集本身产品上已经做出了一些限制,比如官方的房源认证以及依靠用户的众包举报机制。

既然有58和赶集这样的信息发布平台,房东为什么还是要找中介呢?以前不理解,但经过这次的经历后我也明白了房东的难处。每次和租客沟通联系本身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还不如一股脑的扔给中介,不仅省事,而且房东经济上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纵观现在的58、赶集或者还是豆瓣、水木这样的论坛,本质上还是一个静态的房源发布系统,房源真假的问题虽然能解决,但是接下来的看房流程管理以及房源的状态更新却是缺失的。我想到的下一代看房或者租房工具应该着重解决这块儿的问题,当然,它肯定是个手机客户端:

  • 房东端
    • 房源:
      • 真实性:应该允许房东和中介都发布信息,可以借鉴58和赶集的做法,靠用户众包来鉴定房源的真假,同时制定严厉的惩罚规则,尽量保持房东直租的纯正性;
      • 环境:现在房东基本只照室内,其实楼道、小区的环境对租户来说都是很重要的考量指标,所以这个工具应该一步一步引导房东正确的拍摄室内、楼道、小区的基本情况;
    • 看房管理:
      • 时间管理:注明自己空闲的时间段,租客可以直接提出申请,回馈之后可以生成一个日历;
      • 筛选回复系统:接受信息,筛选出符合自己标准的租客,回复定好时间地点;
    • 状态更迭:房间有没有租出去,这需要房东来更新,这样相关的租客也会收到消息。
  • 租客端:
    • 个人信息:房东实际上很在乎租客的个人信息,最好能有一个职业、学历的简介;
    • 看房管理:
      • 状态标记:在看房前,房源太多很容易忘记把看过和没看过的弄混,所以对于房源需要一个状态标记的操作,比如不感兴趣、已经联系、准备看等等;
      • 申请:基于房东的时间段发出看房申请,等待回复;
      • 看房时间:和房东端一样,应该能有一个日历似的东西,显示已经定好好的时间段;
    • 状态更迭:看房后,结果也需要反馈,会影响日历系统和房源状态。

总体而言这是一个手机上的C2C的租房工具,它是一个动态更新的系统,将需求双方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如果有这样的平台,我们的租房之苦应该会减少不少。

Timehop

用了一段时间的Timehop,发现最越来越喜欢这个提供互联网时间旅行的应用了。脱胎于Foursquare的首届Hackathon大赛,这个原为4SquareAnd7YearsAgo的项目最初是为了再现你某年前同一时间段的签到。而后,他们把服务延伸到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和Flickr,最终变成了现在的Timehop。这样,通过Web、客户端或者邮件,Timehop会再现多年前的今天,你在这些社交媒体上做了些什么。

正如Timehop的简介中所说的那样:“内容随时间增值”,Timehob提供了一个保存记忆和审视自我的窗口。荣格认为人的力比多发展是从外到内,也就是年轻的时候人们的能量会外倾,关注外部世界,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开始内省,关注内心世界。我也认为人们对网络服务的需求也追寻同样的规律。Web 2.0鼓励人们外倾和自我暴露,人们一直都在通过各种网络服务和应用向外宣泄内容。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也需要工具来收集自己遗落在网络上的碎片,开始重新认识自我。Timehop多少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去年今日的照片、地点和自言自语可以完整的组成记忆拼图,而记忆内容本身愈久弥香。Timehop甚至可以帮助我们发掘出很多有价值的但是被遗忘的瞬间。通过时间段的对比,我们也能清晰地审视自己的变化。如果时间够长,Timehop可以完整诉说你的Life Story。

Timehop客户端(Web也类似)有不少亮点:

  • 视觉:吉祥物时间恐龙@ABE非常有意思,在多个页面都会出现,而且在不同的页面会有不同的表情和动作变化,这是我见过最有爱的设计。
  • 照片推送策略:Timehop是依据照片EXIF信息的拍照时间来推送,而不是上传时间。虽然EXIF信息也会有误,对那些从不矫正时间的拍照者而言。但是真实拍照的时间显然比你在某个网站上次的时间更能引起共鸣。当我发现Timehop上最近出现我两年前在海南骑行的照片时确实惊喜了一阵子,因为那些照片并不是我即时上传的。
  • 新闻功能:Timehop的最新更新还加入了类似“历史上的今天”的功能,除了你的社交网络的内容,它还加上了多年前这天的大新闻。集体记忆也是记忆的一部分,加入这些对个体多少有些影响的新闻,Timehop可以勾勒出更完整的记忆图谱。

不过也有些不足:

  • 内容不会存档,只能查看当天的内容。这样的设计虽然很简洁,但是对于一个人生记录本来说,完整的存档和查询也很重要;
  • 社交化的尝试,Timehop可以和Facebook的好友建立联系,在Timehop中分享内容。但是社交并不是它的核心价值所在。

国内外有一些类似的服务:

  • 人人的过往的今天: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彻彻底底失败的产品。随机展现一些好友以前的照片,虽然刚开始会有一些吸引力,但是它却没有考虑被展示人的态度。这种产品的前提是个人的私密性,人们也许会把多年前的糗照分享给亲密好友相互调侃,但是完全暴露在大众面前,我想只有适得其反的效果。而人人甚至都没有为用户配置一个关闭这项功能的开关。
  • thepast.me:和Timehop类似,thepast.me可以聚合多个服务,通过网页浏览和邮件订阅,而且有完整的历史存档。但是thepast.me一个问题是强调探索发现,实际上陌生人的“旧时光”对于我本人来说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 Momento:Momento是个iOS上的日记应用,它可以导入多个社交账号的内容,按时间聚合在一起。这样也有历史归档的作用,我们可以按日历查看当天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可惜的是它是以当前的日记为主,不能自动导入每天的内容。

可以说,Timehop目前仍是同类中独一无二,而且最有爱最轻松的App,不知道这家初创公司的未来会怎样,还是期待Timehop和@ABE能为人们带来更精彩的时间旅行体验。

关于iPhoto和Photo Stream的胡言乱语

今天第一次用了苹果的iPhoto,有很多意外发现。首先是分享功能,在Mac上的iPhoto可以把里面的照片新建一个Photo Stream分享出去(iOS设备也支持),指定联系人后,对方将会收到共享邀请,这样他在所有支持Photo Stream的设备上都可以查看这些照片。在Mac或者PC上,他还可以下载原始尺寸的照片。而这个共享的Photo Stream相当于一个共享文件夹,后续的更新对方可以一直订阅。此外这些公开的Photo Stream还有评论和喜欢等一些社会化功能。

Photo Stream其实相当于一个图片分享的解决方案,它的巧妙之处在于先查看再共享,一般的共享工具都强调实实在在的共享存储空间。而苹果却强调流的概念,共享的照片流对方可以迅速查看,实际上在这个阶段他已经拥有这些照片了。后续虽然只有30天的时限,但是对方有足够时间来管理下载这些照片。可以说,Photo Stream这样一个为云和多设备而生的产品足足领先了一个时代。虽然我现在也会用Dropbox来上传移动设备的照片,但是和iPhoto相比,它缺乏配套的硬件和桌面管理服务。只可惜,iCloud的这些服务在国内似乎普及度不够,一坨iPhone用户还在用QQ联系人备份联系人。

其次是iPhoto的人脸识别功能,确定一个被识别出的人后,iPhoto会给出其他有类似目标的照片,你可以逐张判定,也可以一键按组判定。识别越多,后续的识别也会越准。自己的照片最容易识别,也最多,由于按照时间排列,浏览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脸在一点点变化,再也没有比这更强的时光流逝的感觉。和前面的分享功能结合,iPhoto可以把某个人的照片集分享到Photo Stream。以前曾经想过类似的功能,就是能自动标记朋友,然后把照片传到相应的朋友的应用中。iPhoto基本可以满足这样的需求。人脸识别现在可以读取联系人,如果进一步和联系人的iCloud的账号绑定,照片共享的过程将会更加智能。当然还是有个前提,iCloud的用户足够多。

虽然苹果设计的大众软件一直被诟病,但是硬件的支持可以削弱这一劣势,而且这些软件也确实是为用户的情感和需求而设计的。是的,感觉我要成为脑残苹果粉了。改天再谈谈一直被大众唾弃的iTunes。

OpenStreetMap,地图的未来?

OpenStreetMap(以下用 OSM 代替)被称为维基地图,这个网络地图协作计划旨在打造一个内容自由且能让所有人共同编辑的世界地图。在 Google 地图和苹果地图的争端持续升级之际,OSM 开始逐渐浮出水面,有越来越多的服务开始使用免费的 OSM API。而基于 OSM 的移动地图方案提供商 Skobbler 创始人 Marcus Thielking 甚至认为 OSM 前途无量,最终将会击败 Google 和苹果。那么 OSM 究竟是一项什么样的服务?它真的代表着地图的未来吗?

OpenStreetMap 的起源

OpenStreetMap 由 Steve Coast 于 2004 年创建。当时这位年仅 24 岁的计算机极客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想找些地图来玩一玩。虽然已经有一些免费的地图程序和软件,但是却没有地图数据,同时很多地图图片都有版权限制,不能直接使用。于是 Coast 开始用自己的 GPS 设备收集数据,并用 Linux 笔记本写出可以上传数据和生成地图的程序。

OSM 的第一批数据是 Coast 拿着 GPS 设备,骑车环绕 Regent 公园收集到的。八年之后,包括 Regent 公园在内,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图都已经在 OSM 上绘制出来。有成千上万的用户开始浏览 OSM 主站,其在 Alexa 地图类网站的排名也居于第七。除了 OSM 主站,也涌现出大量衍生网站使用 OSM 数据的第三方网站,比如白宫FlickrFoursquare iPhoto for iOS 都部分或者全面的使用了 OSM 的服务。

当然仅靠 Coast 一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OSM 的发展更多的依靠社群的力量。2008 年,OSM 的注册用户还只有 5 万,而截止到 2012 年 8 月,注册用户已经飙升到 70 万。此外,雅虎和微软提供的航拍图也在地图制作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如何制造 OpenStreetMap

OSM 的核心在于用户可以编辑创建地图,这个流程包括收集、上传和编辑数据、添加标签和生成地图五个部分

收集数据

用户可以通过 GPS 设备和第三方提供的免费航拍图来收集地图数据。除了专业的 GPS 设备,一些带有轨迹记录软件的移动设备也可以用来记录数据。而雅虎、Landsat 和 NPE 等也免费提供一些航拍图。在数据采集过程中,用户可以用任何他们偏好的方式(纸笔、录音机或相机等等)记录他们感兴趣的数据,比如道路名、停车场、形成方法、地铁站等。

上传数据

收集完数据后,用户需要把 GPS 中的轨迹数据导出为特定的格式,然后上传到 OSM。接下来,用户需要在 OSM 推出的 JSON 编辑器中编辑从 OSM 下载的数据。

创建/编辑数据

OSM 数据包括基本节点、带方向的路线和闭合区域。这些元素带有标签,可以描述地名和道路类型等。用户可以用各种不同的编辑器来进行创建元素、添加标签、修改轨迹弯道等操作。

编辑标签

OSM 有一套完整的标签方案。当完成一条路线后,用户需要给它加上标签从而确定这条路线在地图上的渲染效果。OSM 中的节点、路线和闭合区域都可以添加标签,标签类型有元素、默认、调整和渲染标签四种常用类型。完成编辑后,用户便可以把修改后的文件上传到 OSM。

渲染地图

用户可以在线下通过 OSM 提供的渲染工具直接生成地图,也可以在线通过 OSM 主页的工具渲染地图。之后,用户便可以随意使用这些地图了,你可以导出地图图像,或者在网站内嵌 OSM 地图,甚至制作基于 OSM 数据的地图或者应用。

OpenStreetMap 的优势

OSM 吸引了这么多的用户和网站加入他们的计划,它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免费的数据源

免费无疑是 OSM 的最大优势。OSM 的数据库采用 Open Database Licence(ODbL)授权协议,地图数据使用者可以免费使用 OSM 数据。在 Google 日益收紧地图 API 收费策略之后,包括 Foursquare 和维基百科在内的网站都纷纷转投到 OSM 门下,开始使用 OSM 提供的服务。可以说,对于涉及到位置服务的中小型创业公司来说,OSM 无疑是最好的归宿。

丰富及时的数据质量

数据是地图的基石,能否全面准确以及及时的反应实际 POI(Point of Interest,兴趣点)变化是评价地图质量好坏的标准。由于采用众包的方式,本地居民掌握着第一手资料,这些用户可以随时上传他们所知晓的最具体和准确的 POI 或者道路数据。以萨拉热窝为例,OSM 上的道路信息就比 Google 地图更加丰富。同时 OSM 的机制还可以保证这群用户及时的更新数据,从而保证地图不会过时。而对传统的依靠数据提供商的地图服务商说,不能及时提供最新和全面的数据是他们最大的短板。

自由开放的平台

除了免费高质的数据,OSM 本身也更加自由和开放。Thielking 认为,Google 有条条框框限制开发者,而 OSM 的数据基于 ODbL,制图和文档采用 CC-BY-SA(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创作共用-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2.0)协议,因此这个平台更有可能诞生更多有趣的东西。比如用户可以创建散步地图、登上地图、自行车地图等诸多主题地图。Waze 虽然没有采用 OSM 的数据,但是它的成功也表明,这种开源众包的 LBS 数据生产模式在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OpenStreetMap 真能击败 Google 吗?

OSM 虽然长势迅猛,但它会成长为地图服务中的维基百科,从而撼动 Google 的地位吗?也许它的未来并没有 Thielking 所设想的那样完美。

用户活跃度不高

OSM 现在已经有近80万注册用户,可是每月的活跃用户却不到 4%,所有用户中上传 GPS 数据文件的用户比率也在不断减小。虽然本地用户对当地状况是最了解的,但是数据采集、编辑和生产却在无形中为 OSM 铸造了较高的门槛。因此 OSM 还是局限于极客团体或者开源社区,难以引起普通大众的注意。

数据不够全面

除了用户活跃度低,用户分布不均也是 OSM 的一大难题,比如 OSM 用户主要居于欧美,因此这些地区的地图可能比较完善,但其他地区则就差强人意。相反,Google 在一些地区可以购买数据,同时他们也会得到大量用户及爱好团体对 Google 地图的反馈和帮助。Google 地图每天会接到数千个用户反馈,而地图团队会在数分钟内做出应对处理。Google 也推出了自己的地图编辑工具 Map Maker,希望通过这个项目来补充和丰富已有的地图数据,并且陆续有一些数据开始整合到 Google 地图。现在 Google Map Maker 社区已经有3万左右的用户。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Google 地图数据的涵盖面比 OSM 更加广阔。

整体地图服务的缺失

数据是地图的核心,但是在这基础上的衍生服务同样是地图不可或缺的部分。路线查询、实时路况、街景、导航、3D 地图等服务已经开始成为地图的标配,当然 OSM 可以作为一个平台促使第三方来开发相应的功能,但是 Google 可以从整体上把握这些功能,从而在用户体验的一致性上更胜一筹。

未来发展的隐患

同样我们也不能忽视微软对 OSM 的影响。Coast 已经在微软 Bing 的地图部门履职,OSM 和 Bing 也在多个层面有合作微软希望借助开源社区来对抗 Google 地图,OSM 也希望获得微软方面的数据支持。一旦这种均衡被打破,OSM 的长远发展将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偏离最初的路线轨迹。

Coast 的目标是将整个地球绘制出来,并使没有版权限制的免费数据给任何需要的人在网络上使用。我们无法预期他的愿景是否会实现。OSM 这种维基地图也许会成为未来地图的基本模式,同样也可能成为仅在极客团体和开源社区流行的运动。但是可以确认的是,纸质地图将会退出历史舞台,无论是 Google、苹果、Bing、OSM 或是出现一种更强大的新型地图服务,它们都能快速将我们带到想去的地方。

(首发于GeekPark

互联网如何改变学术生态?

1980年,Tim Berners-Lee供职于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时,为了方便研究人员分享和交流学术信息,提出了建立一个基于超文本系统的项目的想法。他因此创建了名为ENQUIRE的原型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把大量数据资料按照内容的关联组织起来,以便用户查找资料和相关文件。9年后,以ENQUIRE为雏形的万维网(World Wide Web)正式在CERN诞生。

现在,万维网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核心应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彻底颠覆。不过有些讽刺的是,脱胎于学术界的万维网对整个学术生态圈却影响甚微。除了将学术论文电子化后存储到数据库,科学家们还是沿用着古老的流程从事着学术研究。

这些流程包括:科学家首先需要筹集研究经费,这些款项大部分来源于政府拨款或者私人基金。当研究完成,学者会把研究结果写成论文投递至专业的学术期刊,这些论文一般都遵循着严苛单调的格式要求。在经历漫长的同行评审之后,这篇文章才可能正式发表。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共享这些最新的科研成果。只有付费给收录了相应期刊的数据库提供商,人们才有权限查看论文。

可以看到,当下的学术生态主要在这些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 经费门槛:僧多肉少,很多研究可能得不到资助;
  • 同行评审:过程冗长,一篇文章从投递到正式发表平均需要6个月到2年不等;
  • 文章内容:单一的文件格式和单调的文章内容;
  • 发行体系:商业出版机构形成垄断,数据库购买费用过。

和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相比,学术生态的变化显然有些缓慢。不过随着Academia.eduMendeleyPLOS ONE等新型学者社交网络服务、文献工具、开放期刊的兴起,我们可以展望一下学术生态圈的未来:

众筹作为科研基金来源

随着众筹平台Kickstarter的兴起,研究人员能否直接向公众募集科研资金呢?虽然Kickstarter上已经完成完成了众多的创新项目,但现在鲜有研究者通过Kickstarter筹集科研资金。一方面由于Kickstarter的申请标准是“创意项目”,必须以产品实体的形式产出,这对大多数停留在理论层面的科学研究来说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另一方面,科研计划能否吸引大众支持,以及给予支持者何种回馈也是一个难题。

当然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科研资金众筹网站,比如MicroryzaIAMScientistPetridish等等。他们都参照了Kickstarter模式,研究者在项目页面下介绍自己的研究内容和意义,同时列出不同支持金额下的回馈内容。回馈方式主要有实时推送研究进展、感谢信、论文中或者会议上特别致谢,以及赠送一些周边礼品等等。

从这些颇有些理想主义色彩的回馈方式来看,科研资金众筹网站还处于襁褓阶段,甚至仍局限于学者内部圈子,游离于普罗大众之外。但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的开放的网络教育资源将提高普通民众的科学素养,他们将会越来意识到科学与自身生活的联系从而提升对科研的认同,众筹平台因此有希望成为学术经费来源的重要渠道。这样学者们的挑战将是如何深入浅出的向网民们介绍自己的研究,并使他们感同身受,进而直接从网民身上获得资金支持。

基于网络的全民“评审”

Academia.edu创始人Richard Price曾撰文描绘了一种互联网时代的新型评审系统。这套评审系统包括群体评审(Crowd Review)和社会评审(Social Review)两部分。前者基于Google、Google Scholar和Pubmed等搜索引擎,后者主要来源于Facebook、Twitter、Academia.edu、Quora等社会化平台。搜索引擎可以使你的文章被成千上万的人阅读,二社交网络则引来你的同事或好友来审视你的作品。Price相信随着科研平台向网络迁移,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便能取代同行评审的功能。

有人肯定会问,这样的体系如何保证论文的质量?实际上,现存的学术期刊的质量也是良莠不齐,而几个人的同行评审也无法确保发表的论文都是精品。相反,借助PageRank、文章引用数、Facebook的分享次数或者Twitter的转发次数,我们可以直观的评价一项研究成果的好坏。如果你的文章在搜索引擎的排名越高,在社交网络中被分享得越多,你的论文的价值便越高。也就是说,搜索引擎和社交平台间接提供了评审过滤的功能,从而告别传统的浪费人力、时间和财力的评审体制。

更丰富的文本内容和格式

传统论文都是文本和图片结合的内容形式,这种展现方法显然与互联网时代格格不入。Price相信,富媒体(Rich Media)将是未来科研论文的主流。科学者们可以在论文中嵌入视频、添加各种超链接和交互特效,甚至直接和读者互动。阅读论文和学术著作一直需要较高的门槛,甚至对接受专业学术训练的学生来说也是一项大挑战。视频、图片和更多的交互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阅读过程的枯燥,比如视频可以直接还原实验过程和研究背景。

PDF是电子论文的统一格式,但是这种脱逃于传统纸媒的载体还是过于单调和笨拙,比如它会受制于屏幕尺寸。在小屏幕手机上观看PDF的体验我想很多人都感同身受。实际上,自适应的网页、跨平台的App等更适合承载论文内容,这在多终端设备横行年代显然更具有优势。

互联网直接作为垂直发布平台

PLOS(公共科学图书馆)领导的开放存取(open access)期刊运动对传统的学术期刊体系造成了一定冲击,以其2006年创立的综合学术期刊PLOS ONE为例,它的论文数从2006年的137火速飙升到了2010年的6714,而影响因子在2011年也达到了4.092。虽然学界对PLOS ONE的看法褒贬不一,但是仍然无法否认它所提倡的开放存取,即免费浏览和下载论文的革命性意义。

但是PLOS ONE仍然延续着期刊出版发行的传统,存在同行评审机制,并且依靠审稿费存活。实际上,如果科研众筹平台成熟、搜索算法和数据挖掘不断优化、富文本信息不断增多,未来科学工作者完全在可以在网络上自由发表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比如博客日志、社交网络的日记或者问答平台的答案都可以成为一篇学术论文。而读者们也可以轻松获取这些最新的学术成就,不再支付高额的订阅费。

此外,如果依托于互联网作为发布平台,传统的用于积累个人学术权威的期刊影响因子则会逐渐转变为个人的各种网络指标。个人学术主页的UV和PV、Twitter粉丝数、Facebook被赞的次数、StackOverflow等问答社区的分数、Academia.edu社区的影响力都可以用来衡量个人的学术实力。

Price的Academia.edu近日有了新动作,开始加强社区学者的品牌管理,让学者们可以更好的展现自己的研究成果。Pirce正一步步实践打造一个开放自由的在线学术圈的梦想。也许在未来,科研的封闭属性在互联网时代会被完全打破。配合开放课程、公共课的教育资源的开放,科研界与民间的隔阂也会逐渐消融,任何人成为科学家的梦想都将变得触手可及。那么那些还呆在象牙塔的科学家们,是不是该现在行动起来,全身心地拥抱互联网呢?

(原文发于GeekPark

it is about humanity

昨天在爱范儿看到翻译的一篇Kevin Keily的博文born digital,用几个小故事讲述了数字时代对儿童的影响。坦白讲我没有怎么理解这几个故事的精髓,但却很喜欢结尾的一句话:“互联网不是计算机和设备;它是一种神秘的东西,一种更广阔的东西,它关乎人性。”联想到最近玩的很high的talkbox,的确,一个产品最终价值还是要回归到它所体现的人性之上。虽然现在每天和基佬们在talkbox上聊天聊到蛋疼,但这样的交流还是很开心的。同时也想到对异地恋或者异国恋患者来说,talkbox绝对是福音。双方一天到晚开着talkbox,费点流量和电量把感情留住是多美好的事情。有人说技术让人之间的交流竖起壁垒,比如饭桌上各自专心发微博而不相互说话,我想这绝对是这饭局太无聊使然,如果和好朋友一起吃饭喝酒,谁还有时间去发微博。回到talkbox身上,我想它最大的价值在于让我们的沟通更加便利,摆脱坑爹的运营商,同时声音的输入和输出也能我们的交流更加亲切和深入。让人紧密的联系到一起,这既是互联网的初衷也是互联网的人性所在。所以大家赶紧换起android或者iPhone,装起talkbox,一起体验下数字时代的魅力和美好吧!

好吧,其实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求talkbox好友(当然最好是MM),再也不想和基佬们聊天聊到蛋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