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

今年回家,半夜到站,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在火车站街边找到了一家米粉店。普通大小,夫妻俩一起经营,还提供住宿。点一碗牛肉粉,安慰下辘辘饥肠,对那些凌晨下车的旅客一样,这样的地方无疑近似天堂。

这样的情景在《深夜食堂》得到复现。一家只在半夜开的饭店,舞女、同性恋大叔、黑帮老大、公司白领、穷学生、怪人、警察等各色人等的故事在这陆续上演。不同背景的人在午夜食堂肆意交流,和一碗碗热气腾腾的料理相比,得不到的爱,实现不了的梦想又算得了什么呢?

据说扯淡的具身认知研究表明鸡汤确实能安抚人的心灵,我想这也不无道理。忙完一天的工作,找个地方小聚一下,借由食物来寻找安慰可能是便捷的方式。以前在深圳,一楼食堂营业到1点,村里还有清晨才打烊的烧烤店,这些地方其实承载着深夜食堂的功能。很可惜,来到北京后,学校已经没有食堂在晚上11点后营业,学校外也没有那么热情接待的烧烤店老板娘。平淡的日子,总觉得缺少些什么,也许是再也没找到这些随时为你开放、带来治愈料理的深夜食堂。